即将登录

薛烷炔。冷cp居多,cp洁癖严重。APH西受only,王者荣耀(退游)主白鹊,LOL主刀e,AC主EA。男神李晨,吃晨赫,all晨。人狗玻璃心不好相处,不接受小窗撕逼,谢谢。

【白鹊】在没搞清楚别人的性别之前就乱掀裙子,后果自负

*ABO设定
*还是神经病产物
李白抿了口杰克玫瑰,酸甜香醇的液体刺激着口腔,被胃液消化成让人产生可疑绯红的热量。昏暗的酒黄色灯光为气氛镀上一层暧昧的色彩。若避开其他Alpha的信息素,那属于Omega的各种香甜的气息若即若离,更在无形中撩拨了李白久未经事的燥热身体。
李白眼神飘向四处,寻找着今晚的消遣对象。在扫完形形色色的男女后,他的目光定格在一个穿白褂的男人身上。他正背对着李白坐在吧台前与庄周攀谈,仔细嗅嗅,似乎有股苦艾草的Omega清香从那边传来。
庄周一直眯着眼睛笑的人畜无害,他抬了抬头好像看到了李白,李白举起酒杯示意他过来。庄周伏下身对那人说了什么,转身调了一杯酒离开吧台向李白走去。
“又来找...

2017-06-06

【亮瑜】听说大半夜的人都喜欢矫情,我试了一下发现是真的

*神经病产物

*瞎搞搞,别认真,看着开心开心就行

21:07

周瑜,你在么

21:25

好吧,你不在

睡这么早,你肾虚吧

21:30

你真不在?

周瑜?

[抖动窗口]

[抖动窗口]

22:01

好,要是你不在我就开始说了

22:05

我升职了,你没升哈哈哈。

22:15

好吧你真不在。

22:16

上上一条我说着玩的

22:20

周瑜你个傻狍子

我喜欢你

22:23

唉......

22:30

是想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

22:45

没错我就是基佬!

22:46

还不都是因为你!!

22:47

所以我才讨厌你,但是又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...

2017-05-29

【瞎搞】关于慎的嘲讽

最近沉迷慎嫂,没时间攒钱氪了个金玩玩。嫂子的“您真是深思熟虑”啊苏死我了,r救人也暖的要死。感觉慈祥和蔼的嫂嫂和嘲讽搭不上边。昨天和基友开黑说这事的时候我说慎的嘲讽是这个英雄本人的大bug,我基友说不啊,其实这个嘲讽是这样用的: 
你是一个脆皮小ad/ap/刺客,你被一群大老爷们堵到墙角他们要对你嘿嘿嘿而你技能全cd只剩下血皮儿,这时候duang的一下嫂嫂飞到你前边对着这群朝你伸出咸猪手的变态们骂。在别人被骂傻的当你就可以跑了,然后他闪现也跑了。奈斯。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劫和泰隆在中路对峙。 
俩人一个举着袖剑,一个抬着腕刀,偶尔细微的调...

2017-05-28

【脑洞集子】瞎几把涂涂

【离政(攻受无差)】drive me to sing
嬴政穿着一身闪闪发光的蓝西服,胸口还别了朵花,亮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顶着一头白毛,戴副墨镜,坐在校门口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,瞅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窃窃私语。高渐离觉得他这身行头有点好笑,但这时嬴政已经发现了自己并抬着下巴示意他过来,也就自觉的强忍欢笑,问嬴政说:
“你怎么在这里坐着?被认出来了怎么办。”
嬴政露出一个在荧幕上的标准笑容,回答说:
“不会的。你看我带了墨镜,换了衣服,我还染了头发,还垫了增高鞋垫,除了你谁还能认出我?——嗯,快点去录音室吧,我的染发剂是一次性的,出汗太多了会掉色。”
高渐离领着嬴政走向录音室。录音室在图书馆的...

2017-05-21

【水果组】Distance Flower

*小可爱们食用之前先看看这个免得毒着咯
*灵感来自《西线无战事》,一直很想写一些军旅的故事
*背景为二战时期,如果有时间或者专有名词的bug请指出
*可能有其他cp和少量路人x马可,我会在tag中打出来
*全是瞎几把扯淡产物,看看娱乐娱乐
  <0>
四月初的下午两点,是一个花香、草香、阳光温暖催人入睡的时候。但现在这里的天色并不像下午两点,空气中弥散着被炮弹炸成尘雾的泥土,像一团巨大的红色水母,挤上天空,把战场笼罩在狰狞的血色之中。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铁绿色和棕红色,诉说着刚被炮火和毒气蹂躏过的凄凉。
再往北边去一点的战壕里,穿着蓝军服的士兵横七竖八的躺着,他们都是第二连的新军,十八九...

2017-05-07

【高桂】死循环(一九八四世界观)

    桂小太郎打开车门,朝驾驶座上的河上万齐道了声谢,快步走向公寓大楼。站在电梯里摸包里的钥匙。电梯直升到十三楼,桂用食指勾着钥匙环走出了电梯。电梯门旁边,米黄色的墙壁上贴了一张与墙壁格格不入的宣传画,画上是一个一米多宽的中年人的头像。黑硬的胡须,脸色略显苍老,怎么看都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。宣传画下方用双语写了一行字:
      “老大哥在看着你”
      桂和往常一样熟练的打开家门,把包端端正正的挂在卧室的椅背上,脱下贴在身上的衬衫扎进浴室。热水撒在身上,麻麻的...

2017-01-29

【水果组】如果去世

       马可波罗推开家门,摸到墙上灯的开关,是自己再熟悉过得景象,客厅的沙发上照常摆着菠萝和橘子抱枕,电视的遥控器被好好的塞在茶几的玻璃夹层里,速溶咖啡和糖果还在托盘里躺着,在靠背上还搭着橘右京没绣完的刺绣。一切都是那么平常,平常到马可波罗认为自己脱了衣服就能安稳睡一觉,第二天橘右京会照常被闹钟叫醒再叫他起床。
       春天快来了,春雨一直缠缠绵绵的的下了几个星期,房子里布满潮湿的气息,就像打开搁置了一冬天的夏季短睡衣,满是霉味。马可波罗烧了点开水,扯过托盘里的速溶...

2016-10-30
1 / 2

© 即将登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